北京一中院通报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 审理情况和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9-06-03 13:43:58

  6月1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举行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暨典型案例通报会,就近年来该院审理此类纠纷的基本情况、案件特征、典型案例等内容向社会进行了通报,并从赔偿权利人、侵权责任人以及保险责任人三个方面向社会作出提示建议。

  当前,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是侵权案件的最主要类型,其案情复杂多样,矛盾冲突剧烈,涉及多方利益主体,对法院公正审理案件和妥善处理纠纷提出较大挑战。据统计,北京一中院从2012年至2014年共审理道交案件946件,尽管在绝对数量上有所下降,但从此类案件占所有侵权案件的比例来看,2012年占45.3%,2013年占51.2%,2014年占59.8%,呈逐年上升趋势。且该类案件的调解率低于该庭的总体调解率,足见此类纠纷矛盾尖锐,较难化解。另外,对于道交类案件来说,比较特殊的是大多数案件有保险公司参与,涉及到具体商业险免责条款、扣除非医保用药费用、死亡或伤残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等适用标准和具体计算等多个方面,纠纷较为复杂。

  为了加强对此类案件的公正审理,保障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有效实现事故风险预防和损害的充分救济,北京一中院民二庭针对道交案件的特征,开展了切实有效的工作。一方面,实施专业化审判,形成类型化案件的审理对策。通过基层调研和重难点问题研讨,形成类型化案件的统一审理思路和对策,有效实现审判、调研和矛盾化解三位一体,协调推进。另一方面,注重社会宣传,通过公开典型案例对道交领域的行为规则形成有效指引。本次通报会中,一中院民二庭法官精心挑选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十大典型案例向社会发布,通过案例提示的方式进一步明确常见案件的审理思路及裁判依据,为广大群众提供诉讼参考。此外,通过延伸审判职能,加强互动沟通,形成多维立体的权利保护体系。

  良好的道路交通秩序形成和维护不仅需要法院作为最后一道防线落实责任追究和权利保障,更依赖于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这其中就涉及社会公众、交管部门、保险机构等主体。民二庭在实践中与市交管局、交通局等多家单位建立长效沟通交流机制,就行政执法和司法审判的有效衔接问题进行定期沟通和商议。此外,该庭还就案件审理中发现的问题,向保险机构和相关单位发送司法建议函,有效实现道交案件纠纷的深层次解决。

  随着法律的进一步修改、完善,裁判尺度的日趋统一,对于广大公众而言,自身的行为界限和权益保护范围、权利救济方式等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在诉讼过程中不同主体如何妥善行使自己的权利成为了许多人关注的焦点问题。该类案件涉及三方主体,权利义务内容各有不同,举证责任也有不同规定。北京一中院法官针对赔偿权利人、侵权责任人以及保险责任人分别作出了提示和建议。

  对于赔偿权利人,需要全面增强举证意识,加强举证能力,做好相关情况尤其是损失的证据搜集,合理提出诉请,有效节约维权成本;对于侵权责任人而言,除了要严格遵守交通法规、维护交通安全外,要合理购买保险,分散风险。涉及一些道路管理维护单位时,这类单位应及时进行检查防护,维护道路安全通行的条件;最后,对于该类案件较为特殊的保险责任人而言,在格式条款的提示说明义务、多车事故的责任分担上以及到庭应诉等方面也要格外注意,积极应对并完善举证。希望通过这些提示建议,各方社会主体能够充分防范风险,正确理解法律,合法理性维权。

  法律相关知识:

  强奸罪的构成要件

  强奸罪侵犯的客体是妇女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又称贞操权),即妇女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正当性行为的权利。犯罪对象是所有女性。该罪的客观方面主要包括两个内容,一是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二是违背妇女意志。

  强奸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年满十四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男子,但在共同犯罪情况下,妇女教唆或者帮助男子强奸其他妇女的,以强奸罪的共犯论处。该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并且具有奸淫的目的。是指犯罪分子意图与被害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如果犯罪分子不具有奸淫目的,而是以性交以外的行为满足性欲的,则就不能构成强奸妇女罪,如抠摸、搂抱的猥亵行为,构成犯罪的,则就以强制猥亵罪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