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火车站盗窃案高发 有嫌犯为逃避处罚吞异物自残

发布时间:2019-06-03 13:38:25

  今天上午,北京铁路运输法院通报了盗窃案件的审理情况。自2012年6月6日至2018年4月30日,该院共受理刑事案件405件,其中盗窃案件365件,占比为90.12%。盗窃案件的涉案人员70%以上为无业人员,采用扒窃手段盗窃的占90%。

  2016年12月的一天,着急赶车的刘先生早早来到火车站 ,但是由于天气寒冷,刘先生蜷缩在候车室里的长凳上睡了过去。此时任某经过,趁刘先生睡觉不备之机,将其放在身旁座椅上的1个黑色男式挎包盗走,挎包内有档案袋、U盘、内存卡、读卡器、钥匙、借条、公交卡等物品。睡醒以后刘先生发现财物被盗,立刻报警。民警经调取监控录像确定任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经过几天的侦查,民警在一天傍晚发现任某在车站的第五候车室门口处,于是立即派人上前出示工作证件表明身份,将任某控制。经医院抗体检测,被告人任某身患重疾,属于严重传染性疾病,并一直心存侥幸心理,连续作案多起。

  任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公共场所扒窃他人财物,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私人财产的所有权,已构成盗窃罪,依法应予惩处。结合任某主动认罪认罚,法院判决任某犯盗窃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另由于任某患有严重传染性疾病,其病情符合《暂予监外执行规定》(司发通[2014]112号)标准中“暂予监外执行”的条件,故对其暂予监外执行,在执行期间定期向当地司法部门报备。

  86.6%盗窃案件发生在车站、候车室

  随着列车提速和乘车环境的不断改善,加之列车乘警不断加大巡查力度,以及侦查、监控手段不断完备,在列车上盗窃后很容易被旅客发现。

  法律相关知识:

  (一)盗窃罪的成立条件

  盗窃的公私财物,既包括有形的货币、金银首饰等财物,也包括电力、煤气、天然气等无形的财产。对于偷拿自己家的财物或者近亲属的财物,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对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处罚时也应与在社会上作案的有所区别。

  被盗物品的价格,应当以被盗物品价格的有效证明确定。对于不能确定的,应当区别情况,根据作案当时、当地的同类物品的价格,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4号)》规定的核价方法,以人民币分别计算。

  根据刑法分则、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下列行为也以盗窃罪论处:

  (1) 《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2) 《刑法》第二百一十条第一款规定:盗窃 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 税款的其他发票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3) 《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邮政工作人员犯私自开拆或者隐匿、毁弃邮件、电报而窃取财物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4) 《刑法》第二百六十五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盗接他人通信线路、复制他人电信码号或者明知是盗接、复制的电信设备、设施而使用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5)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将电信卡非法充值后使用,造成电信资费损失数额较大,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6)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盗用他人公共信息网络上网账号、密码上网,造成他人电信资费损失数额较大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